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正版资料大全 > 丹特琼斯 >

乱侃《丹特丽安的书架》中的各种元素

归档日期:06-19       文本归类:丹特琼斯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书架》作为一部优质的轻小说,包含了许多维多利亚时代-间战、中古欧洲的元素,这里就特此谈谈我知道的一些内容。

  《美食礼赞》作为系列的第一个故事,结尾画面相当具有冲击性,其中登场的便当人物古雷姆•阿德基逊(职业:英伦绅士)喜爱美食到了疯狂的地步,其人生目标就是吃惊天下美食(嘛……),甚至最后在幻书的作用下将自己的大脑开心地吃下,并且认为自己吃到了世界上最美味的餐点(朝闻道夕死可矣)。

  其实在现实中,维多利亚时代的一些讲究的绅士们跟古雷姆差不多奇怪,他们对食物的品味实在是令人……管他令人怎么样。

  一本《独裁者之书》,让一个身在混乱的国家中,忧心国家未来的青年成为了独裁者。此后他在国内外政治军事外交领域中取得了重大的成功(该书自带免疫暗杀功能),在他宣布自己已经不是独裁者,而是该国的君主之后被刺杀成功。

  看到这个剧情,很多人都会给青年贴上希特勒的标签,但是仔细想想,真的也那么简单吗?

  虽然亲爱的小胡子先生是元首,拥有的权力可能比旧时代的一国之君还大,但是他从来没有称帝或者成为国王,也不是死于暗杀(虽然差点),与原文内容符合的只有青年、混乱国家、初期的成功三个标签。

  在我看来《独裁者之书》其实并没有太多单方面地指向小胡子,而是代表了一个群体。这个群体体现的是一批旧欧式思路(或许这个词汇并不准确,时至今日有不少人还在走他们的老路)的政治家,其中有拿破仑、袁世凯、克伦威尔等。他们从底层(或者是弱势政治团体)向上攀登,抱着经国济民的思想爬到高位,最后背离了自己的初衷,希望建立自己的王朝,其中一些王朝在谨慎的君主下得以延续百年,有些再传而亡,有的在自己手上就遭遇到了惨败。

  不是独裁者,而是一个君主,你自己可以是一个英明的君主,但是你难保你的儿子也是。就算你把家庭教育搞好了,儿子也是一个明君,那以后呢?

  刺客射出的子弹再慢,总有一天会打到独裁者身上,亦或者是他们所建立的事业上。

  一个幻书拥有者,目标是创造“拥有顶级士兵能力的新人类”(很好,布洛瓦侯爵,我觉得你跟这个狂人碰面一下,说不定真的能触发奇迹,苏瓦尔就可以统一世界了),最后创造了一个成功品与一个失败品。在成功品的善意与失败品恶念之下,这个崇高(你说崇不崇高)又可笑的目标步入了坟墓。

  人是不是生而平等,这是一个话题。而能不能通过科学(或者魔法)方法交配出比一般人综合能力更强的生物,这个就交给学者(或者魔法师)去研究。不过在旧欧洲,有不少人认为自己生而高贵,或者希望通过跟“上等人”喜结连理来提升后代的能力(虽然政治婚姻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在中世纪时期,西班牙的学士们还提出“蓝血”理论,即贵族的血是蓝色而非红色(现代推测这个理论的原理是贵族不劳作,手比较白,静脉略呈蓝色)。

  不仅是欧洲文化圈、中东文化圈、中国文化圈、印度文化圈都有类似的理论,因为这套理论在政治上非常好用。奥地利就是通过外交与联姻,通过各种乱七八糟的继承关系成为一个傲视群雄的地区大国(是的,奥受曾经非常厉害)。这里就来说说奥地利哈布斯堡王朝奇葩的血统观念造成的一起“惨案”。

  由于近亲结婚的缘故,卡洛斯二世身患多种遗传病以及智障和癫痫,体质虚弱得随时可能死亡,无法承受一位君主应该受到的教育。他是哈布斯堡家族的家族症下颚前凸(Mandibular prognathism)病患中最严重的,下颚由于过于巨大而使他无法咀嚼。他的舌头也大的使他讲的话无人听懂。卡洛斯二世于5岁断奶,由于跛足,到10岁才学会走路。总之,几代的王室近亲联姻使卡洛斯二世在心理和生理都极不正常,甚至就相貌而言,他根本不能被称为人类。他唯一显示出他男子气概是他对打猎的兴趣,他偶尔沉迷于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的兽苑中。

  卡洛斯二世于1679年11月19日娶法王路易十四的侄女奥尔良郡主玛利·路易丝为妻。新婚丈夫被诊断为阳痿而无法产生后代。玛利·路易丝极度失望并在结婚十年后的1689年年方27岁时去世。对男嗣的需求使他续娶了普法尔茨-诺伊堡的玛利亚·安娜。然而,这次婚姻和上次一样仍然没有任何结果。

  在卡洛斯二世生命的最后几年,他显得更加精神过敏、举止怪异。他曾来到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的先贤祠,要求把家属的棺材打开,还在第一任妻子玛利·路易丝腐烂的尸体前十分感动,还想拥抱她,但被人拦住了。这时的他已彻底残废,头发全部掉光,耳聋,眼睛几乎看不见,牙齿所剩无几,并且患有严重的癫痫。他的种种怪异举动被外国的密探称为“着魔”,他于是有了个“中魔者”的绰号。

  卡洛斯二世的案例是可笑又可悲的,进入新世纪以来,血统理论逐渐被人所抛弃。然而……

  “你并没有权力决定生命的成功或是失败,更加没有权力把失败作当成垃圾一般地丢弃?没错,人所拥有的能力并非生而平等,但是各方面都优于他人的人并不存在。不断重覆着不合理的交配所创造出来的犬种,不管拥有多么优异的能力,一定在其他部分会有缺陷的。”

  其实书架最令我感兴趣的是修伊少尉的设定。在看惯了废材高中生与龙傲天后,一个英伦风的绅士青年实在是养眼。

  稳重,责任,成熟,礼貌,讲理,原则。可能是因为我看的轻小说不多的缘故,这些特质在众多主角中极其少见,而由这些特质组成的修伊少尉,可谓是鹤立鸡群。

  修伊少尉是贵族出生,这些特质与他的个人经历也跟他的身份十分符合。看过书架的人都知道一些修伊少尉的生平。他出生于一个贵族家庭,有一个爱书的爷爷,一个搞飞机的父亲与一个在新大陆学习过牛仔本领的母亲,早年他的父亲与母亲不和,青年时期性格变得很尖锐,加入空军后因为战友的关系逐渐性格变得温和。从中可以猜想修伊少尉性格中那些礼仪,责任感方面的因素,是来自幼年的家庭教育。绅士精神的三个要素就是责任,勇气,礼貌。

  往后到一战爆发时,大批的英国人参军,其中就有不少贵族,很多人还丧命战场。时任威灵顿公爵就在一战中牺牲,顺带提一下,他的儿子也就是下一任威灵顿公爵在二战中牺牲。从这方面来看,修伊少尉参军是十分符合时代背景的。与战友的情缘在我看来是作品中的一个闪光点,诗集这一章仅次于时刻表,是我第二喜欢的章节。回到时代上,虽然从文艺复兴时代以来所谓贵族,绅士的战争开始消失,到七年战争,独立战争,拿破仑战争更是弱化了士兵的荣誉精神(七年战争中,英法军队曾互相礼让让对方先开枪,但是在不久后的独立战争中,英国军官就开始抱怨美军喜欢狙击指挥官与乐队),但是一战才是分界线。所有的优雅与礼仪在机枪面前倒下,旧式战争化为泡影。也就是在一战时期,一些人还保留着最后的旧式风度,比如众所周知的红男爵。他们有着贵族时代的礼仪风度与启蒙时代的人文关怀,这也为书架中诗集这一章提供背景。

  “我只是一个飞行员而已。”一句话,代表了一个时代的思维,你很难想象二战的飞行员也会有这个想法(除了值得尊敬的小王子)。

  一个写诗的英国军官在一战时可以自然存在,但是如果放在二战的不列颠战役中,在他短暂的轮换时间中,会空写诗吗?

  不知道其他人怎么看,我看小说的时候非常看重代入感。如果一个作品的环境能让人感到身临其境,其中的人物不是为了剧情出现而出行,是有自己的过去与这些过去所塑造出的性格,可以感到他就像我们身边的一个人一样,里面的事件符合逻辑性(不管是怎么样的逻辑链),这些事件会在身边发生一样,那这部作品在我内心中的分数就会高很多。我也不是拒绝异(魔法)世界或者架空世界观,如果作者能弄出好的设定,我可能会更喜欢那类作品。但是那种一个人打几百人甚至一个军队的作品......除了喜剧我会敬而远之,这已经脱离了世界设定,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设定,那么里面的一切会变得跟现在很不一样,你不可以在这种设定上再套用那些现实背景。

  修伊少尉的设定就完美体现了什么叫代入感,人可以想象自己走进一家间战时期的咖啡馆,里面坐着一个温文儒雅的绅士,他胸前的维多利亚勋章代表他在战争时的贡献。可以询问是否可以坐在他对面,然后跟他攀谈,谈起战争与诗歌,还有幼年生活...

  順便一提,其實書架在我看來主線劇情非常薄弱可以說幾乎沒有,所以腰不腰斬沒有多大的區別

本文链接:http://islandsog.com/danteqiongsi/2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