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年正版资料大全 > 德尔塔中心球馆 >

盐湖城不会忘记12号 斯托克顿20年间只缺席22场

归档日期:05-25       文本归类:德尔塔中心球馆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很久很久以前,当德隆·威廉姆斯还不知道在干嘛的时候,犹他爵士队是约翰·斯托克顿的球队。这位土生土长的华盛顿斯波坎市人是NBA联盟历史上最伟大的助攻王和抢断王,尽管很多人都认为以他的能力当时不管在哪支球队效力都能获得巨大成功,但盐湖城仍然是和他最契合的地方。

  约翰·斯托克顿仍然是个形体艺术家。哪怕你感觉自己已经对他了如指掌了,但每当看到他在球场上的表演,都让人感到不可思议。这种感觉太疯狂了,要知道,你眼睛里看到的那些难以置信的传球、抢断以及投篮命中都发生在差不多20年之前。不过也正因为当时的那些场面,人们才能直观地接受他职业生涯15806次助攻、3265次抢断的惊人数据。斯托克顿的助攻数至今是联盟中难以企及的纪录,比排名第二位的球员高出5000次之多,而他职业生涯的总抢断数也比排在他身后的迈克尔·乔丹足足多出750次。

  即便清楚他职业生涯所取得的所有成就,然而看看他那细长的骨架、“扑克脸”、偏分的黑发,你会觉得他更像扶轮社社长,或者某个小镇的殡葬业者,而不是传奇篮球巨星。不光是在盐湖城,任何一个城市都希望自己的球队能有一个像斯托克顿这样职业生涯长达19年的超级巨星,他那么多年和爵士队之间长久而稳定的默契让人羡慕,从1984年到2003年期间,斯托克顿在总共1526场常规赛中只缺席过22场,是个不折不扣的铁人。

  “我不认为假如我去别的地方打球,还能表现出同样高的水准。”说这番线岁的斯托克顿正坐在德尔塔中心球馆里,2010年的11月22日,就在犹他爵士队主场与新奥尔良黄蜂队的比赛进入中场休息的时候,爵士队为自己的传奇巨星举行了他的12号球衣退役仪式。

  仪式现场到处涌动着让人动容的情绪,当天的门票早早地就被球迷们抢购一空,他们把看台挤得满满当当,然后全体起立,向着球场中央被朋友、家人以及前队友围住的斯托克顿发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从斯托克顿出场开始,不管是他向所有人挥手致意,还是主持人请出斯托克顿的前队友马克·伊顿、阿德里安·丹特里、杰夫·霍纳塞克,尤其是卡尔·马龙,场边球迷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几乎要掀翻球馆的屋顶。

  当声浪听起来已经达到最高峰的时候,斯托克顿拿起话筒,简单地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顿时,那声浪又以两倍于刚才那个最高峰的音量再次在球场边爆发。斯托克顿环顾着四周,试图把几乎要涌出眼眶的热泪憋回去。现场广播员率领观众开始倒数,斯托克顿带着自己6个孩子一起拉住绳索把自己的球衣升到球馆上空,闪光灯顿时闪成一片。这位以“扑克脸”著称的传奇巨星搂着一个孩子,对着他的耳朵说了句悄悄话,两个人都吃吃地笑了起来,看到这个场景,看台上再次爆发出地动山摇的欢呼。

  短暂而隆重的仪式很快就结束了,斯托克顿的球衣稳稳地悬挂在了德尔塔中心球馆屋顶上,回到场边最前排的位置坐下继续观看下半场的比赛,斯托克顿脸上的表情比之前轻松了不少。这并不让人感到奇怪,他就是这样的人,除了篮球什么都不关心,钱财和名声对他而言都是过眼烟云。事实上,他并不拒绝接受采访,为人也十分礼貌谦和,但斯托克顿就是很难被人看透。每次被一群媒体“围追堵截”的时候,他总是淡淡地说:“你们不用这么围着我,我没什么可说的。”相比之下,和他用相邻储物柜的马龙那里每个晚上都热闹很多。

  这么多年过去,斯托克顿还是没有丝毫改变。问他怎么看待自己职业生涯取得的成就,他却侃侃而谈以前的教练回到小学去做教练,谈自己的大哥有多了不起,谈自己如何从高中和大学的篮球队友身上获得打球的灵感。成为全场焦点显然让斯托克顿感到有些窘迫,“看着我自己的号码像旗子一样升上球馆屋顶的感觉有点奇怪,因为我能走到今天,是因为得到了太多人的帮助,只把焦点聚集在我身上并不符合体育精神。”斯托克顿说。

  很显然,斯托克顿的想法还是那种为人谦和的老一辈才会有的,也非常符合他联盟助攻王这样的伟大球星身份。“他给我的远比我给他的多。”马龙说。爵士队的老帅杰里·斯隆发言的时候,甚至眼含泪花:“作为一名教练,如果手下没有一位积极努力进步,并且还愿意负责帮助队友共同进步的核心球员,那只能用头去撞墙了,而约翰正是这样的一位核心。他给自己设定的对待篮球的态度和方法的标准非常严苛,他并非只是靠自己的天赋在打球,而是竭尽全力地逼迫自己不断成为更好的球员,即便那时候他已经是最好的那个了。”

  从贡扎加大学开始,这位身高6英尺1英寸体重175磅后卫的名字就一直跟卡尔·马龙连在一起,马龙说他对此感到非常骄傲。“是他通过努力得到了一切,别人没有给他任何东西。”马龙说,“有无数次我都能感受到他给予我的东西,每个晚上都是如此,那些东西令我变得更加优秀。”

  斯托克顿承认,去反驳那些质疑者是他在球场上前进的最大动力,甚至于连马龙都说,当他1985年刚刚来到爵士队的时候,一看到这个二年级的控球后卫就感觉非常吃惊。“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他瘦小的简直不像个篮球运动员,感觉他非常容易在球场上受伤。”值得注意的是,斯托克顿在整个漫长的职业生涯中,几乎没有遭遇过什么伤病。作为一名后卫来说,他的“耐用性”超乎寻常,只有罗伯特·帕里什和贾巴尔的出战赛季和场次才超过斯托克顿。在球场上,斯托克顿很难避免与对方防守队员的身体接触,他总是掌控着当年爵士队最著名的挡拆配合,他每个晚上几乎都在面对和防守那些球风非常凶悍,甚至打得有点脏的对手。

  “他是每个球员都希望拥有的最伟大的队友,但我也和约翰对抗过。”杰夫·霍纳塞克笑着说,“我觉得他打球一点都不脏,因为他知道很多小技巧,每当倒在地上的时候都能够保护自己。”

  在他职业生涯的19个赛季中,有17个赛季斯托克顿保持了全勤,这也创造了NBA联盟的一个纪录。在那17个赛季中,斯托克顿场均贡献10.5个助攻,其中还包括两个NBA历史上单赛季场均助攻数之最——1989至1990赛季的14.5个以及1990至1991赛季的14.2个,他有34场比赛中助攻数超过20个,连续9个赛季领衔NBA联盟的助攻王。这样的数据纪录的确很难想象,而1984年当爵士队从第16顺位把斯托克顿摘来的时候,也没有人能想象他能有如此辉煌的职业生涯。

  丹·菲茨杰拉德是当年把斯托克顿召进贡扎加大学打球的教练,他回忆道,当约翰在校队打到高年级的时候,一位球探告诉菲茨杰拉德这个后卫已经能进入NBA选秀大会的第四或者第五轮了。到了1984年的春夏,斯托克顿的“行情”已经日渐看涨,菲茨杰拉德却瞒着他拒绝了一份去美国朴茨茅斯市参加选秀训练营的邀请。但斯托克顿依然通过在大学联赛季后赛和全明星赛上的表现,为自己赢得了去芝加哥试训的机会,在那里,他得到了当时执教波特兰的教练杰克·拉姆塞的赏识,拉姆塞当时就已经决定要把斯托克顿带去开拓者队了,但是在选秀大会上,爵士队却先于他们得到了斯托克顿。拉姆塞后来表示,他对于这个结果的遗憾程度,要比波特兰当年在山姆·鲍伊和迈克尔·乔丹之间选择了前者更甚。

  由于当年爵士队已经有了全明星后卫里奇·格林,所以斯托克顿一开始只是一名小替补。事实上,他当时并不确定自己身处的状态,并且坦言在新秀赛季,自己几乎每天都盼望球队把自己裁掉。“我也许是NBA历史上最节约薪水的一年级生。”斯托克顿笑着说,“我没有任何自信心,所以租了最便宜的公寓住,里面什么都没有,对于这份工作好像完全没有激情。”

  斯托克顿这种不够自信的状态几乎贯穿了他整个职业生涯,所以他每年夏天都回到斯波坎跟随菲茨杰拉德训练。斯托克顿承认自己在某种程度上面的确有一些缺乏安全感,他的妻子纳达也笑着赞同这一点。这种心理始终伴随着斯托克顿,并且成为他不断前进的动力。“自我怀疑已经是我职业生涯中很大的一部分了。”斯托克顿说,“我经常怀疑是不是每个人都相信我的能力,我认为自己可以去和每个人竞争了,但我不确定是不是每个人的想法都跟我一样。”

  熬过了新秀赛季之后,斯托克顿迎来了他的新队友卡尔·马龙。而渐渐脱离板凳席的斯托克顿在这个赛季首发了38场比赛,在平均24分钟的出场时间里场均得到7.7分并送出7.4次助攻。“大家很快就发觉,虽然里奇已经很棒了,但约翰比里奇更棒。”当时爵士队的教练弗兰克·雷顿回忆道,“他在球场上的判断更准确,使得皮球的推进更坚决。”

  人们很快就开始谈论起斯托克顿,并且经常使用“沉稳”、“可靠”和“闪光”这样的词来描述他。看他的比赛,你会看到激情、创造力和决心,这个天赋出众的球员也许生来就应该是个控球后卫。“他有一双大手。”马龙说,“他和魔术师(约翰逊)几乎是仅有的可以在被双人包夹的时候单手把球传出来的球员,这是非常大的优势。”

  “他的视野宽阔得惊人。”雷顿说,“他把自己的视野和对比赛的理解融合在一起,所以总能在正确的时间把球分给正确的人。”

  “他平衡性极佳,这能帮助他避免受伤,你从来都不会看见他很狼狈地摔在地上。”菲茨杰拉德补充道,在这位老教练看来,斯托克顿只有在力量和投篮能力方面有一些欠缺,“他刚进球队时体重才148磅,投篮也不好。不过他可以跑过任何一个人,所以他很少停下来投篮。”当然,斯托克顿花了大量时间在健身房里为自己增加肌肉块。

  1997年,斯托克顿率领爵士队在西部决赛中战胜查尔斯·巴克利的球队,第一次把爵士队送进NBA总决赛中。“打进总决赛是我职业生涯中最辉煌的时刻。”斯托克顿说,“我们有六七次打进了分区决赛,最后都输了,所以那一次能通过分区决赛真是让人非常兴奋。”

  这是斯托克顿鲜有的让自己真情流露的时刻,他和马龙以及其他队友拥抱在一起忘情地尖叫,与他平时一贯的举止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有人问他,这是不是代表他终于从这项运动中找到了乐趣,斯托克顿看上去非常吃惊。“当然!”斯托克顿说,“我热爱自己站在球场上的每一秒钟。”

本文链接:http://islandsog.com/deertazhongxinqiuguan/88.html